落花人独立

这里落星,在努力变得更好

【全员向】左右(二)

*私设有

*ooc属于我



约瑟夫回到工作室,边上的侍者接过他脱下的外衣。

“这种寒冷的天气,殡葬馆里的阴风反倒没那么恐怖了。”

“那位入殓师怎么样?”杰克翻看着信息表。

“工作挺认真的,话不多。我没怎么和他接触。”

“他有社恐呢。”杰克接话。

“怪不得,一副活人勿近的样子。”约瑟夫叹了口气。

“活人勿近?不应该是生人勿近吗?感觉不好相处... 他的身份?”美智子好奇“哪边的?”

“是个秘密。”杰克笑了笑,将信息表锁进柜子。

“你们会知道的。”













伊莱后悔在大冷天出门。

即使已经到了下午,风一点都没有要平息下来的意思。哦,他的鹰鹰已经冻得躲进他的衣服下面了。

昨天,他用天眼看见自己走在这条街上,于是他跟随这预言的指引,从他住的小渔村走到了这片富人区。

身处城市中心的富人区离村庄不远,但这能冻死人的鬼天气实在是让伊莱受不了。

他打算去敲一敲某一幢别墅的门。

谁知道他哪来的勇气,不过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他经过了许多不同的别墅,却没有一幢让他停下脚步。

“不对,不是这里。”

伊莱不知道他要去哪儿,寒风的侵袭让他险些受不住。恍然间脑中浮现出一个宽广的背影,鬼使神差地,他敲了敲面前的大门。

一个高壮的汉子开了门,脸上带着滑稽的小丑面具。

“您好,我实在是太冷了,可以让我进来烤烤火吗?”

裘克打量着他那身奇怪的行头,想着是个瞎子的份上就让他进来了。

伊莱在炉边搓着手,他的鹰鹰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出来,一个劲儿往炉火边窜,伊莱把他揪了回来。

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女子走过来看了看伊莱,又询问似的看向裘克。裘克没理她,她便主动打起招呼“你好,外面这么冷,你一定冻坏了吧,现在暖和一点了吗?”

“这位小姐,谢谢您的关心,我感觉好多了。”伊莱有礼貌地回应她。

“我很好奇,你是做什么的?”

“是先知哦,能看见短暂的未来,不过要与别人进行接触。”

“好厉害的样子!”菲欧娜顿时来劲了。





“菲欧娜,汝动了孤的桌子?”一个戴着黄色兜帽的家伙走了出来,兜帽下几颗可怖的眼珠让人不敢直视。

“您指的是桌上的文件?杰克先生今早拿走了。”

菲欧娜小声对伊莱说:“他是这儿的主人,很可怕对吧?”

哈斯塔这才注意到伊莱,问道:“汝是谁,为何出现于此?”

“您好,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我就想进来暖和一下。那位先生让我进来的。”伊莱指了指裘克,他正在擦拭他的火箭筒。

“汝不怕孤?”哈斯塔凑近了一些,一旁的菲欧娜往后退了一步。

即使是菲欧娜这样信仰神明的人,也接受不了哈斯塔这样的外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是被吓了一跳。

伊莱看着他,越发确定了一些事情。

伊莱笑了,他弯下腰,十分恭敬地说道:“尊敬的神明大人,我愿成为您忠实的信徒。”

菲欧娜震惊了,哈斯塔也没有想到,有人能看出他神明的身份。

“汝从何得知?”哈斯塔十分好奇。

“可以说和鹰鹰有些关联吧。”伊莱想了想。“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等一下”菲欧娜拦住了他:“天色不早了,不如在这住下吧。”

“这...恐怕不妥,我住客店就好。”伊莱缩回手。

“嘻嘻,这一带可是富人区,只有别墅。”裘克大笑。

伊莱低下了头,不知该说什么。

哈斯塔发话了:“住下吧,孤准许了。”

“多谢吾主收留。”伊莱朝他鞠了一躬。





第二天早上



谢必安下楼的时候,看见了伊莱,便友好地和他握了握手,然后攀谈起来。

不久,范无咎下楼,也瞧见了这个新客人。

伊莱正想说什么,看见来人张了张嘴,没了声。

“无咎?去吃早饭,待会儿要凉了。”谢必安听见响动,转过头去。

“那个女人的黑暗料理?”范无咎黑了脸。

“你的那份在厨房里,我委托厨师做的。”谢必安笑着摇了摇头。

范无咎这才慢步走向厨房。

“您可以继续说了。”谢必安看向伊莱。

“您和他,是恋人关系?”

“不......兄弟而已”谢必安微红了耳根。

“您的兄弟...对您怀着很深的感情呢.....希望您有心理准备。”

“我们虽不是亲兄弟,却也是一起长大的,感情好一点,没什么不妥的吧。”谢必安有些疑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对您的感情,我也不好胡乱猜测。”伊莱顿了顿。“但我看到的是......他吻了您。”

谢必安的脸一下子红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所以请您做好心理准备。”伊莱也跟着慌起来。

“无事,多谢您了,我先失陪了。”

范无咎从厨房出来时,谢必安已经回房了。

“吾兄长呢?”范无咎环顾四周,发现只有伊莱一个人。

“谢先生上楼去了。”

“你和他说了什么?”范无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没什么,一些闲话而已。谢先生说他有事情先上去了。”伊莱抖了一下,隐瞒了自己说过的话。

“你最好不要骗我。”范无咎冷哼一声,走上楼去。

伊莱缓了口气。



事实上伊莱也没全说错,谢必安的确有事情要告诉哈斯塔。



同时,莱利这边也收到了一封电报。


“什么??!”

“细作?”



tbc


交党费!
当一个垃圾写手去画画的时候……
当黄衣发现一只夜行枭会发生什么
我吸先知!
啪叽一下被触手拍死_(┐ ◟ᐕ)¬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