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人独立

这里落星,在努力变得更好

【厂律】一个段子

*27号学校要开始上课了qwq


听说要出新地图了,莱利可高兴了:我律师马上就要重出江湖了!

幸运儿一脸不屑:“出新地图了又怎么样,我翻个箱子就有地图了。厕纸到哪都有。”

新地图出来后——

“???箱子呢?箱子哪去了?怎么哪里都翻不出地图?Woc监管!”

在一边淡定修机的律师先生笑了。



“话说,我怎么好久没见到里奥了?”莱利问和他一块儿修机的艾玛。

“唉,爸爸现在削弱成这样,都没人玩了。更何况新监管那么受欢迎。”艾玛叹了口气。

莱利听了不说话,游戏结束后跑去找里奥,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他。

“你还好吗?”莱利走过去坐在他边上。

“莱利......”里奥看了他一眼,把人抱进怀里。

推演将他设定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只有里奥知道,他并没有那么坏。

至少,现在肯来安慰他的,只有他不是吗?

莱利就这么让他抱着,轻声说道:“会好起来的,只要有一定的技巧,赢得胜利并不是难事。”

里奥摇了摇头。

“相信我,好吗?”莱利的声音很坚定。

“嗯,我相信你。”

END


【厂律】D5童话(完)

*虽然有点草率但是完结了



雪还未化完,柔和的风却唤醒了沉睡中的人们。

今天是艾玛结婚的日子。

红教堂的栅栏上缠绕着白花,桌子上摆放着美酒和鲜花。昔日冷冷清清的教堂今天围满了人,欢声笑语萦绕耳畔。

“克利切不相信!为什么艾玛公主不能看看克利切!那个女人哪里好了?”这么说着的克利切居然是被请来的宾客。

“她也没有特别好的,但是公主喜欢。在我心里,克利切才是最好的。”瑟维揉了揉他的头。

“不要碰克利切!你个老神棍!”克利切红着脸走了。

瑟维只能无奈地笑笑。

“祝贺公主殿下。”杰克带着奈布上前行礼,他们的婚礼早在一周前。

奈布没说话,只是跟着行礼。去掉兜帽之后看上去更加帅气。

 

 

教堂中央,牧师正在为新人主婚,她们在神圣的教堂中许下一世的诺言。

里奥哭的稀里哗啦,莱利拿手帕给他擦眼泪。

“好啦,又不是嫁到千里之外去,每天都能见到你哭什么。”

“我只是太高兴了,莱利。”里奥紧紧抱住对方。

“谢谢你们,艾玛真的好高兴。”艾玛走过来拥抱了里奥和莱利。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奔涌而出,莱利笑了,泪水也滑了下来。

“好好照顾她。”他对艾米丽说。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莱利可算感觉到了。

里奥看着他笑着擦去眼泪,没有说话。

 

“现在要开始扔捧花啦!未婚人士们注意!”

艾玛拿着一束捧花站在台阶上,用力向后一抛。

捧花越过了争先跳起来的人们,却稳稳地砸进了海伦娜怀里。

“那么美智子小姐,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月底怎么样?”美智子笑了。

 

 

婚礼结束了,宾客们也都回去了。只剩下一片璀璨的星空。

莱利独自站在高台上看星空。

“弗雷迪。”里奥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紧紧拥住他。

“怎么了?”莱利转身。

“我爱你。”

“嗯,我知道。”

绚丽的烟花映照整个天空,新年的钟声随之响起。两人相视一笑。

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所有的人们都享受着自己的幸福。

END


「厂律」D5童话(车)


lof翻车了qwq

写的不好见谅
走微博吧
链接见评论

「厂律」D5童话(五)

*本来应该有辆车可是肝不出来qwq有想看的吗,,,吱个声
*ooc有
*越来越短
*日常风,这篇文大概快结束了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依旧醒的很早的莱利今天一点都不想起床。全身酸痛甚至动一下都难受的感觉明确的昭示了昨晚的疯狂。
于是莱利看了看里奥,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莱利?该起了。”随即醒来的里奥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起不来。”莱利没有睁眼,沙哑的嗓音让里奥意识到自己昨晚可能做的有点过。
“那就再睡会儿。”里奥伸出手帮他揉腰。


莱利还是下床了。一整天都呆在床上不是一个好选择。
啊,今天依旧是和平的一天哦!但是我们得无视一下艾米丽奇怪的眼神。
艾玛对莱利奇怪的走路姿势表示关心,但事实上莱利觉得最好的关心就是不要再提起这件事。
「所以说嘛,这种事对我没有利益,没有做的必要」
(真香警告需要么)


里奥突然想到了孩子的问题。
“弗雷迪,我想要个孩子。”里奥望着天说道。
“你不是有艾玛了吗,再说了我怎么生。”莱利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我们去找女巫啊!”
“………”感情艾米丽的话你还当真了……
然后他们就踏上了找女巫的道路。


他们也就花了一天的时间,在森林深处找到了女巫。
“恕我直言,药我有,但是王后这么大年纪不适合生育。”女巫如是说。
出于关心莱利,里奥就这么放弃了。莱利在一旁偷偷地笑。
哦,那根本不是女巫来着,事实上她只是一个祭司。这年头,女巫哪有钱赚。


“好啦,别哭丧着脸。”莱利抱住了里奥。“我们有艾玛,她会幸福这就够了。”
“可那终究不是我们的孩子。”里奥很固执。
“那又怎样,她比亲生的还好,我爱她就像我爱你一样,是不是我的无所谓。”莱利耐心开导他。
“好吧,我的王后。”里奥妥协了。
“回家吧。”
TBC.

「厂律」D5童话(四)


*抱歉最近没有更新qwq因为上补习班
*ooc有
*其他cp有
*这篇比较杂,大概是日常

瑟维是王国里有名的魔术师,艾玛总嚷着要看他的表演。
于是,里奥就请瑟维来表演魔术,并允许大家一起来看,大家都十分高兴。
“哇!好棒!”艾玛兴奋极了。
里奥怜爱地揉了揉她的头。
“不过是些小把戏。”莱利不屑地撇撇嘴,却看的很认真。
里奥说出了事实。
“我只是在找机关。”莱利不承认。
里奥也就笑笑,不说什么了。


瑟维一直在注意那个“慈善家”,他看到一半就悄悄溜走了,行为也不像一个做慈善的。
“您的表演真好看,您什么时候再来?”艾玛走到瑟维边上。
“只要您想,随时可以。”瑟维笑了。
“好诶!谢谢您!”艾玛高兴地跑走了。
此时瑟维看见了那个慈善家--克利切,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艾玛看,手里还拿着自己的钱包。
“这位先生,请您把我的东西还给我。”瑟维将他的思绪拉回。
“切,克利切才不稀罕。”克利切瞥了他一眼,把钱包丢给他。
“真有趣。”瑟维收拾东西走了。

莱利也注意到了克利切的目光,对此他的回答是:“觊觎我女儿的人自然是多了去了,像这种下等人么……呵,不必管他。”

里奥的日子过得很开心,因为有莱利帮忙分担政务,减少了许多麻烦。
“城西贫民区的那个杀人魔?只杀妓女?”莱利看了看这个有些棘手的事情。
“让奈布去吧。”这是他仔细考虑以后的结论。
于是不久后,奈布回来了,带着那个杀人魔--杰克。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不会再杀人了,并且,我想请求和他结婚。”杰克深情的看着奈布。
里奥有些为难,他们国家并没有法律同意同性结婚。
“准了。”莱利看了看他们。“法律嘛,再添一条就是。”毕竟女儿也是……莱利想的很全。
“谢王后陛下。”杰克笑着行了个礼。
莱利还是不习惯这个称呼……毕竟城堡里的人都只叫陛下……不过在意这种小事干什么呢,这本就是事实。
里奥暗暗握紧了他的手。
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人,莱利看了看里奥握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里奥。
“怎么了?”
“还没习惯吗?王后?”里奥的表情挺严肃的,让莱利想逗逗他。
“是啊,不习惯。”莱利顿了顿,毫不意外的看见里奥紧皱的眉头。
“因为习惯了听你叫我莱利。”莱利狡黠一笑,往门外走。
“弗雷迪。”里奥叫住了他。“该死的,你可真叫我喜欢。”里奥这次反应居然很快。
“所以呢?有什么表示?”弗雷迪笑笑,坐在沙发上。
「“这次你就别想跑了。”」
莱利一惊,暗道不妙,却已经无处可躲。
TBC.



【厂律】D5童话(三)

*感觉自己越写越垃圾(捂脸)凑活着看...

*我需要评论!给我你们的建议!谢谢!

*ooc有

*其他cp有

*就是想写甜甜的东西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难得有空的国王和王后一起去看女儿。

  艾玛最近沉迷拆椅子,也不知道是谁教她的......莱利为此头疼不已。

  里奥送了艾玛一个自己做的布娃娃。

  “哇!好可爱!谢谢爸爸,我很喜欢!”艾玛激动的抱着娃娃转圈圈,然后吧唧一口亲在里奥脸上。

  里奥愣了一下,随即开心的笑了,莱利甚至能感觉到他在冒小花花。

  【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莱利思考着这不应该出现在里奥身上的莫名其妙的小花。

  “嗯?!”正在走神的弗雷迪突然被里奥亲了一口,脸上的热度开始升高。

【明明应该习惯了......】莱利捂脸。这一周莱利不知道被亲了多少次。

  “什么?啊!”不仅被亲,还享受到抱抱,举高高待遇的弗雷迪十分懵逼:【这个女儿控是多久没感受到女儿的爱了】突然有点心疼???

  究其根本原因好像还是得感谢一下艾米丽?毕竟她给艾玛灌输了一大堆东西。于是莱利往她的方向看了看。

  “别看我,亲你的又不是我。”艾米丽明显误会了。

  莱利很早就觉得她必须得辞职了。不过这个念头在脑中盘旋了好久也不能实行,因为莱利偶然间听到了艾玛的感叹:“哦,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艾米丽的回答是:“她的感情也不是我能左右的。”

  莱利也只好作罢。




一周前——

里奥向他告白是莱利完全没想到的事。

“莱利,我有事想和你说。” 很普通的开始。

“哦,你说吧。”莱利拿着笔,在书上写着什么。以为他又要说一些政治上的事情。

“我爱你”

莱利呆住了,手中的笔掉到桌下,里奥弯腰帮他捡起。

“你说什么?”

先不说这事情发生的这么突如其来,也不说几个月之前他们还是一种尴尬的关系,再说莱利觉得等里奥这辈子都不可能向他告白。不过,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也是时候要结束了。挑明了总好过不明不白的,要不然莱利总觉得自己在被白嫖......毕竟他和里奥有时候没法用语言沟通,里奥就直接用行动表示。

  莱利的脑海里有无数条弹幕刷过,里奥重复了一遍,语气更加坚定。

   “我爱你。”

   不是我恨你,也不是喜欢你,而是我爱你。

   莱利合上书,不说话。

“刚开始我恨你,因为玛莎的事。后来所谓的‘报复’也很蠢。但和你相处久了之后,我发现你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坏......还挺可爱。然后我开始思考对你的感情,我当然是不敢相信的。但是现在,我爱你,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我现在爱的是你。”

里奥说得很慢,斟酌着用词,时不时往莱利那里看一眼,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大傻个说出来的话,也不像平常的样子。

“这真不像是你说出来的话。”莱利笑了,“不过那又怎样......我也爱你。”

莱利握住里奥的手,笑着看向他。

里奥一把拉过对方,吻了上去。

这就是莱利真正被嫖的开始hhh。

TBC.

【小剧场】

莱利作为一个老处男对做爱这件事十分抗拒。

“莱利,我想...”里奥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行!”莱利一点都不想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因为对方是个肌肉男啊......这事儿对他没有利益,没有做的必要。

“额...我想说你的笔掉了。”里奥有些无奈。

“......”莱利噎了一下。

“捡起来。”


【厂律】D5童话(二)

*有人能喜欢我写的东西真是太好了!

*ooc有 感觉里奥要崩qwq

*逐渐变得沙雕

*对于年龄不是特别清楚所以会做改动

*其他cp有(少量





  莱利是在里奥怀里醒来的。他尝试着去掰开里奥的手,发现那只是徒劳,便放弃了挣扎。他开始思考里奥昨天那令人费解的行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一向聪明的弗雷迪同学居然没有想出任何一个能说服他自己的理由。他可不会认为里奥是真的爱上他了。

  就在他即将放弃思考的时候,里奥亲了亲他的额头。

 “早”

  平地一声雷,莱利被雷的外焦里嫩。他甚至觉得那个被他否定了再否定,并且打上红色大叉的那个答案隐隐有冲破束缚,再度跑出来的趋势。

  事实上里奥并不清醒,这只是他之前和玛莎在一起的习惯。当他突然清醒并且意识到自己怀里的人是谁的时候,吓得立刻松开了双臂。

  莱利松了口气。他默默起身换衣服,干脆利落地收拾完毕,出了房间。

  “早”

  单单一个字,让里奥缓了好久。他有些混乱。在玛莎死之后,他已经没有将人圈在怀里睡觉的习惯了,而且神经也会绷紧,今天不仅没做到,还亲了对方......

【哦,天哪,我这干的都是什么混事儿】

  于是城堡中的每一个佣人都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的心不在焉。



  下午,莱利来到花园陪艾玛玩乐,这次艾玛却盯着他看了好久,才大声喊道:“妈妈!”

  莱利一愣,扯起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叫叔叔。”

  “唔?可是艾米丽说......”艾玛犹豫着开口。

  “随你怎么称呼吧,现在应该高兴地玩。”莱利松口了,瞪了一眼边上的艾米丽。

  艾米丽耸耸肩,表示毫不在意。

在边上目睹全过程的里奥表示:啊,弗雷迪真可爱...不对!是我女儿真可爱!哦天哪我在想什么...里奥挠挠头,走开了。

  “你和她说什么了?”莱利趁艾玛不注意,将艾米丽拉到一边。

  “我虽然只是她的随行医生,但礼仪还是要教导的。”艾米丽直言不讳,“你现在是王后,她称呼你‘妈妈’是应该的,我只是稍微提醒了两句。”

  莱利还想说什么,艾米丽抢先一步打断了他。

  “我知道你好奇为什么是从今天开始改的称呼,其实大家都看出来了,你和里奥今天都很不对劲。”

【很明显吗?】

  莱利谢过她,走出了花园,却正好撞上了里奥。

  两人皆是一惊,相顾无言,一同走在一条林间小道上。

  “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的呢”两人都这么想。

  也许是一同捡起文件时无意间碰到的手;也许是无意间瞥见对方认真的样子;又或是一本正经地大吵一场......昨天的吻只是一个契机,这份感情,早已在过去的点点滴滴中发酵。

  因为有恨才会有缘认识,因为想报复才能进一步接触,只有接触之后才会知道,其实身边的人,其实是那么美好。





  次日早晨,里奥率先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又抱着弗雷迪睡了一个晚上。他想趁莱利还没醒来,将人放回床上,却发现对方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角。

【他醒着吗?】

这是里奥面临的大问题。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他发现莱利的身上有些热。睡梦中的人朝他怀里蹭了蹭,手抓的更紧了。里奥急忙用手去试他额头上的温度,却发现不是很烫,但是莱利身体的温度却在一点点的升高,呼吸也渐渐粗重。

“莱利,莱利!醒醒!弗雷迪!”里奥急切地喊。

莱利的眼睛慢慢睁开,松开了手。

“你身体很烫,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莱利心说我和你贴那么近不热才怪,嘴上说着:“没事,就是做噩梦了。”

里奥还是不放心,想让艾米丽看看。不管莱利怎么说都没用。

“确诊了。”艾米丽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他们两个“是喜脉。”

莱利一口水没喝下去差点吐出来。

“哦,看错了,没事。”艾米丽的眼神毫无波动,内心十分想笑。

边上的里奥则是一脸懵逼。

“喂,我是男的啊!”莱利忍不住抗议。且不说他和里奥至今没那啥,他是个男的就不可能怀孕!

“这个很简单啊,问女巫求药就好啦。”艾米丽表示看热闹不嫌事大。

然后里奥就带着弗雷迪回去了。里奥握住莱利的手,宽大的手掌十分暖和,令人安心。

【现在这样相处,也挺好的。】      

                                                         TBC.


【厂律】D5童话

*第一次发文好紧张qwq  希望能有人喜欢

*Ooc!不知道严不严重

*想正经的,慢慢就不正经了

*突然想尝试童话风但好像没那个味儿

*其他cp有,(少量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而富饶的国家——D5国。国王里奥是一个受人爱戴,深得民心的好国王。他有着可爱的女儿,幸福的家庭。

可是好景不长,他发现王后和一个律师跑了。里奥气的烧毁了城西的工厂,想把这对狗男女烧死在里面,却发现那个律师——弗雷迪·莱利早已逃了出去。

大臣们对此十分气愤,并劝国王再立一个王后,以安抚民心。

于是不久后,莱利坐上了那个位置。他能说会道,迅速平息了一切反对之声;他精明能干,能帮国王处理事务;他心地善良,对公主疼爱有加。所有人都喜欢这位新王后,即使他是男的。

但是,国王和王后的相处不是很友好,这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要娶绿了自己的人”这个问题,莱利只能把它当做是一种报复。

当莱利还是个律师的时候,他们就认识。莱利作为敌方律师,硬是凭着一张嘴,颠倒是非,打赢了官司。里奥很生气,但作为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国王,他也不能做什么。

莱利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王后玛莎,而且爱上了她。他用花言巧语让玛莎和他在一起,并有惊无险地躲过了里奥的怒火。

尽管玛莎死了,莱利也没觉得多难受,相处之后他就明白,这个女人不值得付出他所有的感情。

  里奥的确是出于报复的心思让莱利当的王后,他不在乎底下的人怎么看——“反正他会搞定一切的,为了自己的名声。”

  本来也就这样吧,日子就这么过,但让他俩睡一张床上这事还是有点尴尬......因为这特殊的身份。装恩爱这种事情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们。

  所以,为了避免尴尬,莱利总是早早上床休息,里奥也会等他睡着了才进屋。



  因恨生爱嘛......是不可避免的,里奥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开始变得在意弗雷迪。然后,这天,破天荒的,里奥早早地进了房间。

  莱利正拿着一本书在看,见他进来也只是瞟了一眼,继续看书。

  里奥脱下身上繁重的袍子,换上睡衣。他惊奇地发现莱利的脸上微微泛着红晕。

【这一定是错觉】

  抱着一种奇怪的心态,里奥突然想好好看看弗雷迪。他走上前去,将对方的书抽走,直白的目光毫不避讳地打在他身上,让莱利有些不自在。

  “什么事?”莱利推了推眼镜。

  里奥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目光扫过领口,莱利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小片的锁骨和白嫩的肌肤,蓝色的眸子撇向一边,少了平时的凌厉,显露出几分无害。

              【有点...可爱?】

  里奥清楚这个人远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般无害,心里黑着呢。平时连想碰一下的欲望都没有,今天却想着要狠狠地侵/犯 他。

  嘴唇被粗暴地堵住,莱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男人的吻带着一丝笨拙,却令人不敢抗拒。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莱利只觉得脸上的温度在升高,里奥的力气惊人的大,莱利推都推不开,只能任其摆布。

  莱利被放开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的眼角红红的,脸也红的不正常,微肿的嘴唇显示出他刚刚经历过一番蹂/躏。

  【MD,明明是三十几岁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

  里奥在心里骂娘。


  莱利的心跳得很快,他不知道心中的这份异样的感情是什么。好像...不讨厌。

  里奥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莱利慌乱的眼神,却并没有感到愉悦,反而有些压抑。

【谁知道呢,这是什么感情】

  两人心事重重地睡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