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人独立

这里落星,在努力变得更好

「咎安」采花贼


*突如其来的脑洞

*背景架空

*ooc

*放短假浪一把

*对于描写无能为力qwq

 



天色已晚,皓月初升,本应该是美好的画面,此时却透露着诡异的气氛--本不应该如此冷清的大街此时竟没有一个人,空荡荡的街上静悄悄的,几个身着黑衣之人在屋檐上静静潜伏。

不一会儿,一个约摸二十岁的男子走过,装作无意地抬头一望,迈出一步后突然狂奔起来。几个黑衣人连忙跟上,纷纷抽出身上的剑向男子刺去。那男子徒手放倒一个,抢过对方的剑开始反击。不过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男子只能连连后退,经过相府之时,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这相府可不是随便能进的。

领头的那个十分镇定:“怕什么,我有令牌,找个借口让里面的人搜查就好了。”众人点头。

谢必安正在房中沐浴,双眼半闭,听见细微的动静立即睁开眼,当即看见了那男子。

那男子看见他就愣着了,眼神扫过雪白的长发,微长的睫毛,红润的嘴唇,白嫩的肌肤……一直隐到水中。

还是谢必安先开了口:“姓名?”……--“范进”    

谢必安噗嗤一笑,刚想说话,门就被敲响了--

“少爷!”

“何事?”

“外面来了安王府的人,说是有采花贼进了咱府,少爷千万小心,若有看见,立即知会一声。”

门外小斯的声音传进来,谢必安的笑容更甚,回了句“知道了”打发小斯后,打量着面前的人,笑着问道:“采花贼?”

范无咎的脸色不太好,额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

华安男风盛行,家里有个男妻都是常有的事,这采花贼嘛……对好看的男子更是欢喜。更别说这谢大少爷,自小就生的标致,又因为某些原因没出过家门,倒还真有那花儿的味道。

“麻烦转身……范进先生?”谢必安看他没动静,有些疑惑。

范无咎对自己瞎编的名字还未习惯,一时没反应过来。

“莫不成……你真的是采花贼?”谢必安看见对方的脸色又黑起来,迅速起身套上衣物,却被对方从背后搂住。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范无咎顿了顿“只要落到我手里,就跑不掉。”说着在他脖颈上轻咬一口。

谢必安猛的一颤,暗道不妙。范无咎闻着那沐浴后淡淡的香气,默默收紧了搂着腰的手,心道要不是时机不对,恐怕他今天真的要做那千万人骂的采花贼。

“后会有期”范无咎松手,跳窗而走。

“范进……”谢必安摸着脖子,心道“古时范进中举后激动到疯魔,我怎么觉得他被说两句就快气疯了……呵呵”自嘲地笑笑,谢莹莹推门而入:“哥…对不起!”

谢必安的里衣被拉下一角,露出些许肩膀,谢莹莹立马捂住了眼睛,心里感叹道哥哥真是好看。

“无妨,找吾何事?”谢必安整好衣服,转过身来。

“小王和我说有采花贼,我担心……就过来看看。”谢莹莹微微低头,为自己刚才的鲁莽感到不好意思。

“无事,你更应该担心自己,你也不小了。”谢必安揉揉她的头,笑道:“回房吧,夜深了,去睡吧。”

谢莹莹“嗯”了一句就跑开了。

哪有什么采花贼……安王府的人,会找谁呢……姓范的……也只有…!这下就说得通了。





谢必安再次见到范无咎是在两天后。

“我来找你了。”范无咎一把夺过谢必安手中的书,凑上去亲了一口。

“不知廉耻!”谢必安红了脸。

“我一个采花贼,要什么廉耻?”范无咎笑了,抬起对方的下巴,拿指腹摸索那略干的红唇。

「感情真把自己代入了…」谢必安心道,却没注意到对方越来越近的脸。

“想什么呢?”

耳边的热气将谢必安拉回现实,下一秒,唇就被堵住。粗暴的动作毫不犹豫地将他整个口腔占据,干燥的唇被润湿,分开后甚至扯出一道银丝。

谢必安伸手去推对方,后者却一脸坏笑地压上来,将两只手擒住,温热的舌尖掠过耳垂,恶意地朝耳道里探了探。细微的呻吟声泻出,脸上红霞更甚,耳边的下流话更是让谢必安感到羞耻。

“范无咎!”谢必安忍无可忍,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范无咎愣住了,谢必安趁机挣脱对方的束缚,退到了一边。

“不愧是谢家大少爷,这么快就猜到我是谁了啊。”范无咎笑了。

““黑脸将军”,那天晚上我可是领教到了。”谢必安不去看他。

“那你应该知道,安王一心想杀我,一次不成必定会有第二次。”

“当然。”

“你愿意帮我个忙吗?”

“什么?”

“嫁给我。”


谢必安沉默了好久才问道:“这二者有何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安王成天担心我和他抢皇帝,事实上谁在乎啊。我要是娶个男妻,他就能知道我没兴趣。”

“那为何是我?”谢必安轻声道。

“因为你好看啊~”范无咎直言不讳。

………

“好吧说正经的,我被你迷上了,想把你娶回家。”

谢必安想了想,回了一句:

“我们不熟。”


于是之后范无咎经常来相府做客,对,大半夜的那种。




“我怎么觉着,咱俩和幽会似的呢。”范无咎撑着头看着谢必安。

“问你啊,采花贼。”谢必安难得回嘴。

“都说我是采花贼了,怎么不让我上呢~”范无咎凑近一些。

谢必安不说话。

“必安,嫁给我好吗?”范无咎捧着他的脸,十分认真。

“………嗯……”



次日,皇帝降旨,命镇远大将军范无咎与宰相之子谢必安择吉日完婚。



新婚之夜,当范无咎挑开红盖头的时候,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宛若谪仙般,令他不愿放手。



“我爱你”


--“就算当那采花贼,我也一定要把这朵花摘下来,揣怀里,再也不松手。”

END

评论(7)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