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人独立

这里落星,在努力变得更好

【全员向】左右(二)

*私设有

*ooc属于我



约瑟夫回到工作室,边上的侍者接过他脱下的外衣。

“这种寒冷的天气,殡葬馆里的阴风反倒没那么恐怖了。”

“那位入殓师怎么样?”杰克翻看着信息表。

“工作挺认真的,话不多。我没怎么和他接触。”

“他有社恐呢。”杰克接话。

“怪不得,一副活人勿近的样子。”约瑟夫叹了口气。

“活人勿近?不应该是生人勿近吗?感觉不好相处... 他的身份?”美智子好奇“哪边的?”

“是个秘密。”杰克笑了笑,将信息表锁进柜子。

“你们会知道的。”













伊莱后悔在大冷天出门。

即使已经到了下午,风一点都没有要平息下来的意思。哦,他的鹰鹰已经冻得躲进他的衣服下面了。

昨天,他用天眼看见自己走在这条街上,于是他跟随这预言的指引,从他住的小渔村走到了这片富人区。

身处城市中心的富人区离村庄不远,但这能冻死人的鬼天气实在是让伊莱受不了。

他打算去敲一敲某一幢别墅的门。

谁知道他哪来的勇气,不过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他经过了许多不同的别墅,却没有一幢让他停下脚步。

“不对,不是这里。”

伊莱不知道他要去哪儿,寒风的侵袭让他险些受不住。恍然间脑中浮现出一个宽广的背影,鬼使神差地,他敲了敲面前的大门。

一个高壮的汉子开了门,脸上带着滑稽的小丑面具。

“您好,我实在是太冷了,可以让我进来烤烤火吗?”

裘克打量着他那身奇怪的行头,想着是个瞎子的份上就让他进来了。

伊莱在炉边搓着手,他的鹰鹰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出来,一个劲儿往炉火边窜,伊莱把他揪了回来。

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女子走过来看了看伊莱,又询问似的看向裘克。裘克没理她,她便主动打起招呼“你好,外面这么冷,你一定冻坏了吧,现在暖和一点了吗?”

“这位小姐,谢谢您的关心,我感觉好多了。”伊莱有礼貌地回应她。

“我很好奇,你是做什么的?”

“是先知哦,能看见短暂的未来,不过要与别人进行接触。”

“好厉害的样子!”菲欧娜顿时来劲了。





“菲欧娜,汝动了孤的桌子?”一个戴着黄色兜帽的家伙走了出来,兜帽下几颗可怖的眼珠让人不敢直视。

“您指的是桌上的文件?杰克先生今早拿走了。”

菲欧娜小声对伊莱说:“他是这儿的主人,很可怕对吧?”

哈斯塔这才注意到伊莱,问道:“汝是谁,为何出现于此?”

“您好,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我就想进来暖和一下。那位先生让我进来的。”伊莱指了指裘克,他正在擦拭他的火箭筒。

“汝不怕孤?”哈斯塔凑近了一些,一旁的菲欧娜往后退了一步。

即使是菲欧娜这样信仰神明的人,也接受不了哈斯塔这样的外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是被吓了一跳。

伊莱看着他,越发确定了一些事情。

伊莱笑了,他弯下腰,十分恭敬地说道:“尊敬的神明大人,我愿成为您忠实的信徒。”

菲欧娜震惊了,哈斯塔也没有想到,有人能看出他神明的身份。

“汝从何得知?”哈斯塔十分好奇。

“可以说和鹰鹰有些关联吧。”伊莱想了想。“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等一下”菲欧娜拦住了他:“天色不早了,不如在这住下吧。”

“这...恐怕不妥,我住客店就好。”伊莱缩回手。

“嘻嘻,这一带可是富人区,只有别墅。”裘克大笑。

伊莱低下了头,不知该说什么。

哈斯塔发话了:“住下吧,孤准许了。”

“多谢吾主收留。”伊莱朝他鞠了一躬。





第二天早上



谢必安下楼的时候,看见了伊莱,便友好地和他握了握手,然后攀谈起来。

不久,范无咎下楼,也瞧见了这个新客人。

伊莱正想说什么,看见来人张了张嘴,没了声。

“无咎?去吃早饭,待会儿要凉了。”谢必安听见响动,转过头去。

“那个女人的黑暗料理?”范无咎黑了脸。

“你的那份在厨房里,我委托厨师做的。”谢必安笑着摇了摇头。

范无咎这才慢步走向厨房。

“您可以继续说了。”谢必安看向伊莱。

“您和他,是恋人关系?”

“不......兄弟而已”谢必安微红了耳根。

“您的兄弟...对您怀着很深的感情呢.....希望您有心理准备。”

“我们虽不是亲兄弟,却也是一起长大的,感情好一点,没什么不妥的吧。”谢必安有些疑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对您的感情,我也不好胡乱猜测。”伊莱顿了顿。“但我看到的是......他吻了您。”

谢必安的脸一下子红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所以请您做好心理准备。”伊莱也跟着慌起来。

“无事,多谢您了,我先失陪了。”

范无咎从厨房出来时,谢必安已经回房了。

“吾兄长呢?”范无咎环顾四周,发现只有伊莱一个人。

“谢先生上楼去了。”

“你和他说了什么?”范无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没什么,一些闲话而已。谢先生说他有事情先上去了。”伊莱抖了一下,隐瞒了自己说过的话。

“你最好不要骗我。”范无咎冷哼一声,走上楼去。

伊莱缓了口气。



事实上伊莱也没全说错,谢必安的确有事情要告诉哈斯塔。



同时,莱利这边也收到了一封电报。


“什么??!”

“细作?”



tbc


【全员向】左右(一)

  *第一次写全员向,cp为杰佣,咎安,黄先,厂律,鹿幸,蝶盲,殓摄,医园,欺诈,裘前,庄侦。单篇cp见tag,出场较少就不打tag了

*ooc有

*背景架空

*想写的比较烧脑一点然鹅并没有,但是很多对话都是有重要信息哒!

*欧利蒂丝的人民都爱喝茶

      





雨,不停地下着。呼啸的寒风穿透厚厚的棉衣,直直地刺入心里,令人瑟瑟发抖 。

街上没什么人,这样的天气实在没什么人愿意出来。

孤儿院的门口,一个撑着伞的女子敲了敲大门,惊醒了正在打瞌睡的克利切。

“伍兹小姐?!”克利切急忙开了门,让她进来。“雨这么大还来送花?真的辛苦你了。”

“没什么的,皮尔森先生。”艾玛收了雨伞,将花放在一边“莱利先生今天在吗?”

“你找那个家伙有事?”克利切不太愿意提起他“他有事出去了。

“那,艾米丽呢?她应该在的吧。”艾玛的语调微微上扬,透露出一丝兴奋。

克利切看了看她,抿了抿嘴:“你父亲不是不让你找她吗......她和那个家伙一块儿走的。”

艾玛一下子沮丧了起来:“为什么爸爸不让我见艾米丽呢......你知道为什么吗,皮尔森先生?”艾玛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问克利切。

克利切有些烦躁“克利切能知道什么?克利切不过是个做慈善的,上等人的事情和克利切有什么关系!啧,如果不是他们有钱,谁看的惯弗雷迪那个家伙!”

艾玛有些害怕,她拿起自己的东西,打开了一边的门“我去看看孩子们。”



“幸运儿先生。”艾玛打了个招呼“啊,库特先生也在。孩子们都好吗?”她把花插进花瓶,坐了下来。

“他们刚睡下,实在是太冷了,就把午休提前了。”幸运儿坐在另一个沙发上“今天薇拉小姐带走了一个孩子。”

“薇拉小姐是个很好的人呢,那孩子很幸运。”库特感叹着,递给艾玛一杯茶。

“谢谢。”艾玛接过茶,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我想知道艾米丽去哪里了.......皮尔森先生说她和莱利先生一块儿出去了。”

“哦,莱利先生要去打个官司,他说需要有人帮助他。”幸运儿抿了口茶。

“但是艾米丽又能帮到他什么?她是个医生......他们经常待在一块儿呢,感情真好。”艾玛的话语里带着疑惑,又有着一丝难以查觉的诡异。

幸运儿愣了一下,笑着说:“不用多想,艾玛小姐,他们两个互相嫌弃,黛尔小姐还是喜欢你的。”

艾玛的嘴角微微上扬:“谢谢您,幸运儿先生,我该走了。”

风,呼啸着扑进房屋,带来刺骨的寒意。

库特打了个哆嗦。





正午,雨停。终于露脸的太阳却并没有带来一丝暖意。

莱利走下车,哈了口气,他的眼镜迅速蒙上了一层雾气,变得花白一片。他理了理围巾,敲了敲别墅的门。

开门的是里奥。他看了看莱利,又看向他身后的人--好家伙,他一个都不想见。

莱利自然看出了他的抗拒“不是来找你的,让开。”他面色不善,尽量压低了声音。

里奥没有多话:“进来吧。”

长桌上,坐着杰克和美智子。他们面前的空椅子边,放着两杯热茶,算是对来客的尊敬。

看见来人,杰克起身:“欢迎,两位尊敬的客人,请先喝杯茶再谈吧。”

......





“简直是不可理喻!”莱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别这么说嘛,莱利先生,我们也是为了人民的利益着想。”杰克笑着说。

“人民的利益?我看到的只有你们自己的利益!为人民着想的幌子,还打算晃多久?”莱利嗤笑道。

“别这么激动,您要真这样想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不管,我要见你们最高领导人,让他和我谈。”莱利愤愤地坐下。

“您确定?那位大人不喜欢谈判这种事情。唔,你们称他为【黄衣之主】,难道不是因为害怕吗?”杰克丝毫没有慌张。

“?!”莱利的身体明显的颤了一下,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他想了一会儿,起身穿好外套。

“这样的话,就不必谈了。”

艾米丽跟在他身后出去,关上了沉重的大门。

“什么事情这么吵啊,打扰我午睡。”约瑟夫扯了扯领子,走到桌前。

“您应该看到了,老先生,谈判失败了。”杰克起身,坐到了沙发上。

“说了多少次不要那么称呼我。”约瑟夫有些无奈“虽然我的确六十几了。”

“哦,好的,约瑟夫先生。”杰克看了看他身上那件厚重的外套“这么冷的天您要去哪里?”

“哦,给前任首相拍遗照,这不昨天刚去世么,那个家伙今天就找上门来了。”约瑟夫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大门。

“莱利先生啊,太心急了。我们的存在又不是一天两天,他要是真为人民着想,也不该是这样的。”美智子开了口。

“谁知道呢,右派都是怪人。”约瑟夫打开了门“我先走了,司机到了。”

“难道我们左派就不是怪人了吗?”杰克笑了起来。

“妾身觉得,约瑟夫先生就是很大一个谜。”

“是呢,毕竟能加入党派的,没有普通人。”

殡仪馆的门被打开。

相比起外面,这里阴森森的气氛似乎更加寒冷,空气中虽然没有血腥味,却夹杂着死人的气息。

随行的保安止步于门前,约瑟夫一脚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这个殡仪馆的入殓师--伊索·卡尔,正在为前任首相整理仪容。他全程没有抬头,只是更换着手中的工具,专心致志地做着他的工作。

屋子里没生火,只有几支蜡烛在地上摆着。

约瑟夫看了看四周,找了个地方站着。他看了看这个刚去世不久的人,那肥胖的身子真像个首相“该有的样子”。

不多时,卡尔便站了起来,点点头。

“请问,我可以拍了吗?”约瑟夫拿起相机。

“您请。”卡尔退后一步。

约瑟夫十分认真地挑选着角度,不一会儿便拍好了。

卡尔不想否认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魅力。

那长长的睫毛扑闪着,下面是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的笑容,却又可以从那眼神中,看出一丝轻佻与狡黠。

即使卡尔只喜欢死人,也对他产生了兴趣。

“是个美人。”

欧利蒂丝的人都知道约瑟夫已是六旬老人,却仍旧拥有着年轻人的外貌。

“麻烦你把照片交到上面去了。”约瑟夫将照片递给卡尔,两人手指尖不经意的触碰,皆是毫无温度。

“在欧利蒂丝里,有着各种奇怪的人。不死之身,不老之颜,恐惧之形......终是一个谜团。”

卡尔突然想起了来这里之前在信中看到的话。

不老之颜,明显指的是约瑟夫。其他的......

他大概知道了。

tbc

一个置顶

这里落星,初三学生党,更新不定请见谅

最近备考,考完之后大概定期更新啦~

吃的cp很杂,主要见cp tag吧

脑洞很大嘻嘻嘻,文风会逐渐沙雕(有时候)

最近wb查的很紧emmm

所以,车为了保险起见先锁了,石墨链接已经补了,如果翻了再和我说丫(╹◡╹人)

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能有小伙伴给我提意见呀!也可以告诉我想看点什么之类的,会尽力去写的!

希望有小伙伴来找我玩丫!

以上,

请多关照

溜了溜了

交党费!
当一个垃圾写手去画画的时候……
当黄衣发现一只夜行枭会发生什么
我吸先知!
啪叽一下被触手拍死_(┐ ◟ᐕ)¬_

[咎安]内线

*BGM内线

*背景架空

*杀手设定

*ooc有

十一月的天气还不算太冷,萧瑟的风吹起一地的落叶,伴随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在空中飘散开来。

尸横遍野的街上,空无一人。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里刚经历过一场血战。

“明天的任务,你去吗?”范无咎抹去脸上的血迹,看了看在擦拭刀刃的谢必安。

“当然去啊,这次的任务这么重要。”谢必安轻笑。

“你没忘就好。”

 

次日晚,十一点

“谢必安怎么还没来?这种时候不能少人啊。”

—“唉,你听说了吗?”

“什么?”

—“我们组织里有敌人的内线。”

“你是说......”

—“嘘——”

......

周围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气,所有人都默默住了嘴。

范无咎黑着脸,握紧了拳头。他自然听到了这段对话,但他不相信谢必安会是内线。他们相识这么多年,他十分确信自己很了解他。谢必安总是会浅浅地笑着,轻声唤着他的名字,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看上去是那么的温润而又无害。

即使他是个杀手。

他仍然记得,那个寂静如水的夜晚,谢必安一袭白衣,为了替他挡刀,左臂被划伤,留下一个刺眼的伤疤。即使是在那种时候,敌人的包围圈十分严密的情况下,也会第一个冲上来的,只有谢必安。

他绝对,不可能是内线。绝对不可能。

范无咎十分烦躁,伸手砍翻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身上鲜血淋漓,却都不是他自己的。司空见惯的场面,在今天看来却十分糟心。

一直以来,似乎有一根线,牵连在他们之间。那丝对彼此的依恋若有若无,名为喜欢的感情互相察觉却从未说出口。

任务结束了。

杀手不应该有感情,但是却逃不掉被感情束缚。

[心脏,好痛]

“无咎,无咎......救我......”

脑中“轰”地炸开,范无咎离开大部队,返回那阴森可怖的古堡。

仍旧有人冲上来阻拦他,范无咎毫不畏惧,甚至杀红了眼。满身血污也无暇顾及。

“挡我者,死。”

“必安,等我。”

走下一级又一级的楼梯,范无咎看清了这封闭的地牢。

怪异的气味在空中飘散,谢必安的双手被锁链禁锢着,披散的长发下是斑驳的血迹和破败不堪的白衣。

原本明亮的眸子此时毫无光彩,听到响动也没有抬头,只有口中喃喃地念着“无咎”。

范无咎的瞳孔蓦然放大,举起手中的刀,砍断了锁链。

“...无咎?...”谢必安微微抬头,看见了那个他一直念着的人。

“无咎。”带着浅浅的微笑,谢必安缓缓抱住了眼前的人。

“我们离开好不好,远离这喧嚣之地,去一个,没有杀穆的地方,直到变老,死去,好不好?”

范无咎没有说话,他闭着双眼,感受着心中那份奇异而又强烈的情感。手中的刀刃脱了手,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没有听到的是——

匕首刺入心脏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谢必安从他身后抱紧了他。扯出一抹苦笑。

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也是最后一次。

落在肩上的泪水滚烫,心中冰凉。

范无咎头一次觉得,谢必安的浅笑是那么刺眼。

 

 

 

 

 

 

 

 

喜欢HE的朋友们往下拉↓

 

 

 

 

 

 

 

“主上,任务完成。”谢必安的面前,是范无咎已经冰凉的尸体。

“你还真下得去手。”主上轻笑着走近。

“宁愿杀了最爱的人也不愿意从了我吗?你走吧。”主上瞥了一眼谢必安那重新失去光彩的眸子,暗暗叹息。

古堡的大门重新关上,宽阔寂寥的大厅里只有两人。

谢必安抱紧范无咎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仍是那么深情而又伤感。泪水缓缓地落进心口的位置,谢必安的脸上开始出现黑色的纹路,头发也有几缕变成了黑丝。

范无咎的脸上同样开始有了黑色花纹,乌黑的长发带上了几缕白色。

怀中的人终于苏醒,谢必安仍旧是带着那浅浅的笑容,向他说道:

“我们自由了”

此后灵魂共分,命运共存,再也不会分离。

END


「咎安」采花贼(车)

再次感谢100fo!以及真的没人点梗嘛?

老样子,链接走评论

想要变得粗长结果没有qwq

试图文艺

「咎安」采花贼


*突如其来的脑洞

*背景架空

*ooc

*放短假浪一把

*对于描写无能为力qwq

 



天色已晚,皓月初升,本应该是美好的画面,此时却透露着诡异的气氛--本不应该如此冷清的大街此时竟没有一个人,空荡荡的街上静悄悄的,几个身着黑衣之人在屋檐上静静潜伏。

不一会儿,一个约摸二十岁的男子走过,装作无意地抬头一望,迈出一步后突然狂奔起来。几个黑衣人连忙跟上,纷纷抽出身上的剑向男子刺去。那男子徒手放倒一个,抢过对方的剑开始反击。不过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男子只能连连后退,经过相府之时,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这相府可不是随便能进的。

领头的那个十分镇定:“怕什么,我有令牌,找个借口让里面的人搜查就好了。”众人点头。

谢必安正在房中沐浴,双眼半闭,听见细微的动静立即睁开眼,当即看见了那男子。

那男子看见他就愣着了,眼神扫过雪白的长发,微长的睫毛,红润的嘴唇,白嫩的肌肤……一直隐到水中。

还是谢必安先开了口:“姓名?”……--“范进”    

谢必安噗嗤一笑,刚想说话,门就被敲响了--

“少爷!”

“何事?”

“外面来了安王府的人,说是有采花贼进了咱府,少爷千万小心,若有看见,立即知会一声。”

门外小斯的声音传进来,谢必安的笑容更甚,回了句“知道了”打发小斯后,打量着面前的人,笑着问道:“采花贼?”

范无咎的脸色不太好,额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

华安男风盛行,家里有个男妻都是常有的事,这采花贼嘛……对好看的男子更是欢喜。更别说这谢大少爷,自小就生的标致,又因为某些原因没出过家门,倒还真有那花儿的味道。

“麻烦转身……范进先生?”谢必安看他没动静,有些疑惑。

范无咎对自己瞎编的名字还未习惯,一时没反应过来。

“莫不成……你真的是采花贼?”谢必安看见对方的脸色又黑起来,迅速起身套上衣物,却被对方从背后搂住。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范无咎顿了顿“只要落到我手里,就跑不掉。”说着在他脖颈上轻咬一口。

谢必安猛的一颤,暗道不妙。范无咎闻着那沐浴后淡淡的香气,默默收紧了搂着腰的手,心道要不是时机不对,恐怕他今天真的要做那千万人骂的采花贼。

“后会有期”范无咎松手,跳窗而走。

“范进……”谢必安摸着脖子,心道“古时范进中举后激动到疯魔,我怎么觉得他被说两句就快气疯了……呵呵”自嘲地笑笑,谢莹莹推门而入:“哥…对不起!”

谢必安的里衣被拉下一角,露出些许肩膀,谢莹莹立马捂住了眼睛,心里感叹道哥哥真是好看。

“无妨,找吾何事?”谢必安整好衣服,转过身来。

“小王和我说有采花贼,我担心……就过来看看。”谢莹莹微微低头,为自己刚才的鲁莽感到不好意思。

“无事,你更应该担心自己,你也不小了。”谢必安揉揉她的头,笑道:“回房吧,夜深了,去睡吧。”

谢莹莹“嗯”了一句就跑开了。

哪有什么采花贼……安王府的人,会找谁呢……姓范的……也只有…!这下就说得通了。





谢必安再次见到范无咎是在两天后。

“我来找你了。”范无咎一把夺过谢必安手中的书,凑上去亲了一口。

“不知廉耻!”谢必安红了脸。

“我一个采花贼,要什么廉耻?”范无咎笑了,抬起对方的下巴,拿指腹摸索那略干的红唇。

「感情真把自己代入了…」谢必安心道,却没注意到对方越来越近的脸。

“想什么呢?”

耳边的热气将谢必安拉回现实,下一秒,唇就被堵住。粗暴的动作毫不犹豫地将他整个口腔占据,干燥的唇被润湿,分开后甚至扯出一道银丝。

谢必安伸手去推对方,后者却一脸坏笑地压上来,将两只手擒住,温热的舌尖掠过耳垂,恶意地朝耳道里探了探。细微的呻吟声泻出,脸上红霞更甚,耳边的下流话更是让谢必安感到羞耻。

“范无咎!”谢必安忍无可忍,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范无咎愣住了,谢必安趁机挣脱对方的束缚,退到了一边。

“不愧是谢家大少爷,这么快就猜到我是谁了啊。”范无咎笑了。

““黑脸将军”,那天晚上我可是领教到了。”谢必安不去看他。

“那你应该知道,安王一心想杀我,一次不成必定会有第二次。”

“当然。”

“你愿意帮我个忙吗?”

“什么?”

“嫁给我。”


谢必安沉默了好久才问道:“这二者有何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安王成天担心我和他抢皇帝,事实上谁在乎啊。我要是娶个男妻,他就能知道我没兴趣。”

“那为何是我?”谢必安轻声道。

“因为你好看啊~”范无咎直言不讳。

………

“好吧说正经的,我被你迷上了,想把你娶回家。”

谢必安想了想,回了一句:

“我们不熟。”


于是之后范无咎经常来相府做客,对,大半夜的那种。




“我怎么觉着,咱俩和幽会似的呢。”范无咎撑着头看着谢必安。

“问你啊,采花贼。”谢必安难得回嘴。

“都说我是采花贼了,怎么不让我上呢~”范无咎凑近一些。

谢必安不说话。

“必安,嫁给我好吗?”范无咎捧着他的脸,十分认真。

“………嗯……”



次日,皇帝降旨,命镇远大将军范无咎与宰相之子谢必安择吉日完婚。



新婚之夜,当范无咎挑开红盖头的时候,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宛若谪仙般,令他不愿放手。



“我爱你”


--“就算当那采花贼,我也一定要把这朵花摘下来,揣怀里,再也不松手。”

END

「咎安」你是B?不,我不是

*沙雕题目ᖗ( ᐛ )ᖘ
*ABO设 学院pa
*是咎安!相信我!咎安!
*纠结了很久才写完
*开学了就基本见不到我了吧……
*私设有,ooc有

--D5学院--
“下课”随着铃声响起,范无咎放下手中的粉笔,宣布下课。教室里顿时响起欢呼声--范老师居然难得的准时下课了。
“下节是谢老师的课唉,可以放松一下了!”奈布很高兴。
“可是,你听古文不是会犯困吗?”艾玛有些疑惑。
“但是谢老师没有范老师凶啊!”奈布压低了声音。
“别以为我听不见。”范无咎走了过来。
奈布闭了嘴,他还是有些怕范无咎的。
“无咎,谁又惹你生气了?”谢必安走进教室,看到范无咎生气的样子,似是习以为常。
“无事,只是你对学生还是严格一点好。”范无咎放柔了语气。
“孩子嘛,这个时候正是顽皮的时候,何必和他们计较。”谢必安笑了。
“可是他们……”
“无咎小时候……”谢必安话一出口,范无咎就闭嘴了,他可不想自己小时候的囧事被那帮小鬼知道。
范无咎一甩袖子,走出教室。
“老师老师!能给我们讲讲范老师小时候吗?”克利切见范无咎走了,问出这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秘密。”谢必安浅笑。
奈布砸了咂嘴,谢必安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想做50道数学应用题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
众人的兴致一下子全熄灭了。
靠在走廊上偷听的范无咎轻笑一声,看来他不用担心自己的哥哥制不住那帮小鬼了。
语文课过后,便是大家都喜爱的英语课,因为英语老师杰克是一个绅士--当然奈布不这么认为。
毕竟全校都知道他死皮赖脸的缠着奈布一个月之后将人追到手了。
院长对此没有表示,他认为恋爱是自由的。
“喂,大猪蹄子,谢老师和范老师是什么关系啊?”奈布将人拉到一边,问道。
“他们是兄弟啊。”杰克笑笑。
“但是他们的姓不一样啊。”奈布很好奇。
“不是亲兄弟,但是比亲兄弟还要亲。”杰克想了想,说道。

事实上,两人一直是很好的朋友。范无咎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幸免于难的范无咎,当时正在和谢必安闲聊。得知这场噩耗之后,范无咎便被谢必安家收留,两人认为兄弟。
范无咎十岁那年,为了等回去拿伞的谢必安,险些被洪水淹死,还好被救了上来。他醒过来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谢必安。他脸色苍白,满脸尽是担忧之色。
「明知自己身体不好,还在照顾他」范无咎当时十分感动却又万分心疼。
从那时起,两人的关系便比亲兄弟还要亲。

范无咎喜欢抱着谢必安睡,只有那样他才能感觉到谢必安是在自己身边的,谢必安也就一直这么纵容他。
直到谢必安性别分化的那天。

范无咎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但他被告知,不能和谢必安一起睡了。谢必安给的说辞是:十六岁的男子汉,应当一个人睡,你得独立。
好吧,一个人睡就一个人睡,没什么了不起的。
毕竟如果不是谢必安宠他,早就被一脚踢开了,哪等的到现在。
但每晚上都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现在范无咎20岁,谢必安22岁,学校里暗送秋波的女老师不在少数,学校里迷恋他们的女学生也很多,但谢必安从来都是委婉的拒绝她们的请求。这多少让范无咎有点开心。
他是个Alpha,谢必安的信息素从来没有被他闻到过,所以他认为必安应该是个Beta。事实上就算谢必安是个Alpha他都无所谓--不管怎样,他都不想将人让出去。谢必安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这位醋王先生的醋坛子从来没有被打翻过,天知道他的忍耐力有多好。
直到某一天--他看见了谢必安和一个女老师在谈笑风生。
谢必安向来都是温柔地对待别人,带着恰当的三分笑意,可对着那个女老师,却笑的特别开心--那个表情连范无咎都是第一次见。

当晚谢必安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范无咎黑着个脸。
“怎么,谁惹你生气了?”谢必安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范无咎的手抓住谢必安的手,用力一扯,将人压在了沙发上。

后续车看评论链接

「小剧场」
“必安,为什么你没有信息素?”范无咎一直不明白这个问题。
“不是没有,”谢必安轻笑“是白开水。”

范无咎:你为什么在那个女老师面前笑得那么开心?(吃醋)
谢必安:他告诉我你在教师聚会上出丑的事。
范无咎:………别拦我我要去灭了她……
谢必安:那样的你真的很少见呢。(笑)
范无咎:那你希望……看见吗?
谢必安:我希望看见你更多的样子,不管怎样的你,我都喜欢。
范无咎一把将人抱住,轻吻对方的额头“我爱你,必安。”
“我也是。”

【厂律】一个段子

*27号学校要开始上课了qwq


听说要出新地图了,莱利可高兴了:我律师马上就要重出江湖了!

幸运儿一脸不屑:“出新地图了又怎么样,我翻个箱子就有地图了。厕纸到哪都有。”

新地图出来后——

“???箱子呢?箱子哪去了?怎么哪里都翻不出地图?Woc监管!”

在一边淡定修机的律师先生笑了。



“话说,我怎么好久没见到里奥了?”莱利问和他一块儿修机的艾玛。

“唉,爸爸现在削弱成这样,都没人玩了。更何况新监管那么受欢迎。”艾玛叹了口气。

莱利听了不说话,游戏结束后跑去找里奥,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他。

“你还好吗?”莱利走过去坐在他边上。

“莱利......”里奥看了他一眼,把人抱进怀里。

推演将他设定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只有里奥知道,他并没有那么坏。

至少,现在肯来安慰他的,只有他不是吗?

莱利就这么让他抱着,轻声说道:“会好起来的,只要有一定的技巧,赢得胜利并不是难事。”

里奥摇了摇头。

“相信我,好吗?”莱利的声音很坚定。

“嗯,我相信你。”

END